“世界第一高楼” 27个月成了“第一高烂尾楼”

2016年04月25日 来源:中国房地产网

2013年,208层、838米高的“天空城市”宣布7个月就可以横空出世的时候,众人皆惊。

  2013年,208层、838米高的“天空城市”宣布7个月就可以横空出世的时候,众人皆惊。

  

世界第一高楼

  大家都盼望着,远大可建手中这个耗资90亿元,“搭积木”而成的“天空城市”,真的能超越迪拜哈利法塔,成为世界第一高楼。

  然而3年即将过去,地皮成了鱼塘、瓜田,第一高楼成为第一烂尾楼。

  从云端坠入泥潭,这座本该屹立长沙的天空城市,到底怎么了?

  “无奈有人故意阻拦”?

  远大可建的速度,一直是惊人的。且不说号称“7个月”完工的天空城市,远大已建成的T30酒店,的确是按照“15层6天完成、30层15天完成”的速度进行。

  

世界第一高楼

  也因此,远大集团总裁张跃在2016年博鳌亚洲论坛中就表示,远大可持续建筑技术“绝对可靠”。

  “但无奈有人故意阻拦‘天空城市’的建设。”张跃这才一语道破了项目烂尾的重要原因。

  阻拦它的到底是什么?

  技术可行性、资金保证、修建时间、安全...这些问题虽然都曾受到业内质疑。中投顾问研究员侯宇轩就认为,“建设838米的高楼对技术的要求较高,远大在可持续建筑技术上缺乏经验,投资90亿元并不能满足建筑对资金的所有需求,所以远大集团才迟迟不动工,以免耗费更多资金。”

  华南理工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副院长倪阳指出,“一般而言,城市超高层建筑需要满足一定的条件,比如需在经济发达城市的中心,寸土寸金,才能够获得较高的租金支撑,超高层的建设、运营、维护才能正常进行。天空城市却选址在长沙望城区的回龙村,并非城市中心也非区域核心,这一选址并不具备支撑超高层建筑的经济基础。”

  除此之外,项目还受到全国环保志愿者的抵制。2013年11月4日的南都网报道就称,一群来自全国各地的环保志愿者指责“天空城市”侵占长沙市的大泽湖湿地,破坏候鸟栖息地,并发起行动抵制“天空城市”的修建。

  据了解,2012年8月27日,“天空城市”已交付湖南大学环境影响评价中心环评。但邦爷致电湖南大学环境影响评价中心,工作人员表示天空城市项目停工,环评没做,也没有结果。

  钱、经济、环境,这些或许还不是让“天空城市”停掉的最直接原因。一项更重要的因素是,潇湘晨报7月24日报道称,有权威部门透露“天空城市”因没有完成相关法定的报建手续,被有关部门叫停。报道称,有知情人士透露,针对该项目,目前远大并没有到省、市等相关部门进行报建手续和相关行政许可。由此,这个浩大工程必须“被搁置”。

  而这么一搁置,直到现在“天空城市”都没有任何重启的迹象,甚至连远大的官网上,都已经找不到关于天空城市项目的介绍了,关于这个项目,官网只剩下一条今年4月16日的新闻。面对外界的质疑,张跃曾多次回应,但最终没能给出强有力的说服。

  超高层建筑没有未来?

  一个高楼停下了,但不代表其他高楼不会跟上。据腾讯财经报道,张跃透露远大的可持续建筑在全国签订了几十个类似“天空城市”的项目。但关于这些项目分布在哪些省市,长沙“天空城市”项目一些待解的技术、安全等问题,张跃拒绝回答。

  他强调不会再在长沙建设可持续建筑了,因为长沙房价太低,赚不了钱,“虽然长沙市政府多次邀请我们建设”。

  中国房地产报4月17日的报道称,一房地产资深人士透露,远大科技正准备在山东青岛建造“天空二号”,而“天空二号”或将以1008米刷新未来世界第一高楼的高度。

  虽然,远大科技集团新闻发言人朱琳芳表示,远大尚没有发布在青岛建造“天空二号”的消息。但业内认为,远大已掌握的很多技术,或许是可以有很大用武之地的,因为这背后“高层”是城市发展的趋势之一。

  世邦魏理仕数据就显示,截至2014年5月底,中国已落成的超高层建筑数量最多,有25栋,比排名第二的美国多出11栋。中国在建(已施工)的超高层建筑也有78栋,甚至超过世界上其他国家的数量之和(47栋)。

  不可否认,地标建筑可以成为一个城市发展的名片,有地方政府想通过建设超高层建筑获得更多关注,开发商也想凭此打响名气。

  经济学家蔡劲松认为,国际上许多“快速崛起”的国家,都会在高增长期兴建“地标性建筑”。

  “但超高层建筑不是未来发展趋势!”铂域国际设计机构总策划师郑成标就告诉邦爷,从高度来讲,超高层建筑可以成为一个城市的名片,但不代表未来,建超高层建筑实属无奈之举。在城市经济开发区可以建超高层建筑,这是城市发展需要。

  广东省建筑设计研究院深圳分院副总建筑师胡曼莹也向邦爷表示,城市中心用地紧张、储备少,拔高建筑高度是高效利用城市土地的方法。尤其是交通枢纽周边地区人口密度相对较大,超高层建筑可以缓解人口居住压力,在一二线城市中心区有存在的价值和意义。

  “但人口、消费能力、对办公消费等综合能力不强的城市,城市消费能力也不能支撑高额的建筑和运营成本,兴建超高层建筑更多是浪费城市资源,也是对城市需求和城市景观的一种破坏,会造成国家土地资源的浪费。”

  的确,超高层建筑能耗高,对环境会造成一定污染,而且建设、运营成本相当高,在达到一定高度后,建设费用成倍增长,例如上海金茂大厦一天的维护成本就要100万元,每日电梯、清晰、空调等费用对企业来说都是一笔巨大的开销。

  同时,伴随城市、区域经济发展平衡,城镇化发展加快,人口以及资源分布不再高度集中,中心城区用地也紧张情况也得到缓解,超高层建筑也就失去了存在的社会基础。

  我们在拼命向高处发展的同时要反思,超高层建筑捅破了人文景观的天际线。

关于世界第一高楼“烂尾楼的新闻

资讯排行榜